关于四川职业足球现状的原因分析

http://www.scol.com.cn  (2017-07-27 16:58:56)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梁庆

自老全兴之后,每一支四川足球队都没有走得太远。四川这个曾被中国足协认为是“最适合举办足球比赛的地方”,有最有激情的球迷,有最懂技战术的专家,有最悠闲的生活方式,如今却没有一只中超球队。

起因:球队被转让的“蝴蝶效应”

2014年10月25日,成都天诚与石家庄永昌的比赛以0-0互交白卷,比赛结束后裁判宣布成都天诚降入中乙,四川省再无职业球队。

在四川省足管中心前主任党组书记李日新看来,之所以四川职业足球在2014年显得格外困难,起因还是始于2001年四川全兴集团将球队甩卖。全兴集团的退出后大连“实德系”的介入,四川足球元气大伤。

此外,四川大河俱乐部转让时,控股的大连实德方面曾说如果四川企业愿意接手,600万元尚可,但无人问津。至于始终处于二级联赛的成都五牛,在失去成都烟厂的稳定支持之后,也变得动荡不堪,成都谢菲联后期却已靠卖血度日。至于之后的成都天诚,也未能拯救“欠薪”的成都足球、四川足球,几经转让投入四川足球正常训练难以保证,资金愈来愈匮乏。

对此,李日新深有感触:“并不只是钱的问题,如果当初四川全兴转卖球队,哪怕有一家四川本土企业出来接手,即便球队现在未必会活得更容易,但毕竟四川足球不会经历那么多坎坷,四川足球的根还在……”

赞助商:球队负面传闻多,不敢碰“足球”

为何企业都不愿接手足球队?在中国,球员薪酬和球队日常开支来自俱乐部的资金支持,却又受体育总局管辖,企业投资足球是一件“烧钱难讨好”的事。

全国12家中超俱乐部中,由国企投资的俱乐部往往“烧钱”气势慑人,逼迫由民企投资的俱乐部步步退缩。山东鲁能就曾以60万美元的高额年薪,从大连实德阵营中“抢”走外援韦德克。类似的小动作,事实上违反了各俱乐部的集体利益,使得从1997年起就由俱乐部总经理们倡议提出的“限薪方案”,历经7年而无实际结果。

畸形的恶性竞争和体制让“假球”、“赌球”等“黑幕”频传,外部形象被妖魔化的的同时,中超联赛已无法得到内部的尊重和珍惜,球员开始进行自暴自弃的表演。四川球队经历“实德系”、“甲A五鼠案”、“贿赂对手”等事件后,企业认为足球本身投资风险大,难以甄别球队职业素养,赞助不好反倒花钱坏了自己的形象,迟迟观望不敢下手投资。

另一方面,四川本地企业在对待足球问题上,基本是“凑热闹”的心态。职业甲A联赛时,成都形成所谓的“金牌球市”。长虹等省内大企业纷纷提出要取代全兴接手四川足球。但到2001年年底全兴退出了,并无企业有接手意向。

四川不缺能够扛起职业足球旗帜的企业,但是缺乏愿意经营足球的企业。全兴之后接手川足的大河、冠城,在成都烟厂后入主成足的谢菲联、天诚,把足球当成向政府套利的典当品,并非真正愿意搞足球,“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

赞助商或投资人等观望政府部门的态度,而政府部门在打量赞助商和投资人的诚意,这种等待一直持续着,以至足球成了没有人敢碰的硬伤。

前国足队长马明宇认为,投资足球靠热情和冲动,这显然是行不通的,而一旦投资方突然釜底抽薪,无人接手的职业队将面临就地解散的尴尬。他建议政府牵头建立四川足球专向基金,呼吁各行各业企业参与,这样即便有的企业想要退出,球队也不会因此解散。当然,政府并不会介入这个基金中,只是起一个牵头和监管的作用。

体制之痛:政绩与足球

此前,中国职业足球在政府的指导下进行市场化运作,一套班子两个队伍,但钱又是从俱乐部出。由于认识和观念的问题,四川本土企业觉得搞足球很烧钱,投资意愿不强,政府有关扶持政策少,企业没有投资利好和保护伞,政府也没有像徐世群那样的领导重视足球,比如开一个“关于赞助四川足球的恳谈会”,球队的“粮草问题”无法妥善解决。

已进入深度发展的四川,似乎不需要足球作为“形象工程”,有更多需要政府重视和扶持的行业比足球重要。就体育局而言,当年领导愿意将精力投入“郑洁、晏紫”这样的网球优势项目中,足球有“鸡肋”的味道,没了好像缺点什么,存在却又负面不断,和这个“城市”的定位格格不入。

而和那些将生意做到全世界的四川企业相比,指望足球来实现成都“国际大都市”的梦想显然很不现实,再加上,他们的市场并不仅仅落足于四川。更不要说,还有相当大一部分企业的产业布局、商业模式、商业布局都并不适合赞助职业足球。

在成都天诚降级的时候,中国足协执委会委员、成都足协秘书长辜建明曾说,成都足球降级归根结底,是大家都还没有弄明白一支好的球队,能给一座城市带来多大的好处,“因为有恒大这支队,广州这座城市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了最好的营销,这样的效果,我认为可能投100个亿来打广告,都达不到。”

其实,一支职业球队对城市而言至少有三方面提升,其一是能为城市找到文化凝神聚力焦点,比如广州恒大完全激起了市民对足球的热情,现场观看一场足球赛的一般为几万人,这是其他体育运动无法比拟的。

其二是有利于拉动相关文化配套产业及完善城市公共服务。周末一场球赛考验城市的交通承载能力、安保能力等,倒逼城市必须完善自己配套服务设施,拉动城市各个层次的经济。

其三是提升城市美誉度,这就如同一提到足球就会想起巴西这个国家一样。城市亦如此,只是对于四川、对于成都来说,这似乎有点困难。

因为说到底,20年前四川职业足球的辉煌,既是成都街头巷尾的一次集体狂欢,也是任何懂球或者不懂球的一次集体爆发。从甲A联赛初期,四川全兴在黄色的球迷人海和“雄起”的呐喊声中激情四溢,到成了“实德系”一员时期四川冠城每逢比赛便门可罗雀的窘境,四川足球运行的是一条加速度坠落的轨迹。泡沫足球打造出的曾经的中国顶级联赛金牌球市、四川盆地特有气候曾经染就的袍哥血性早已不再,足球之魂已经在这块土地上死去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