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动大明王朝的第一渊博才子,是如假包换成都人

大禹、李冰、落下闳、扬雄、诸葛亮、武则天、李白、杜甫、苏轼、杨慎——随着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正式实施,公布了首批四川历史名人名单,10个名字熠熠生辉。他们和成都的渊源,大家未必全部知晓,这一期我们聊聊杨慎。

龙门阵  第449期  编辑/文 侯雯雯

    老版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炒热了一首《滚滚长江东逝水》,一度,这首歌热过赵雷的《成都》,全国各地男女老少都能哼上几句。

看过《三国演义》原著的人都知道歌词来自开篇的一阙词,词牌名是《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很多人未必知道词作者另有其人,往往误以为跟《红楼梦》里的诗词一般,是《三国演义》原作里有的。

真相是,在罗贯中版本的《三国志演义》中并没有这阙《临江仙》。一直要到清朝康熙年间,毛宗岗评点《三国志演义》,将标题里的“志”字去掉,改名《三国演义》,才将《临江仙》加在了卷首,成为现代通行的版本。

(想了解更多关于《三国》版本流变,可以考虑读一读日本学人中川渝先生的《<三国志演义>版本研究》),这本书考察《三国》版本32种,搜罗可谓全面,对版本分类、源流、不同版本之间的关系、毛评本的底本及成书过程等等版本研究领域的重要问题,提出了整体性的意见。考证均是通过文本内容的分析,细致到某一个句子里某一个字的脱落讹误,严谨程度让人感佩。)

写于明代的词,清朝学人还在引用,这就相当于一首歌从明流传到了清,又从清传唱至今。试问哪位现代词人能够企及如斯高度?这一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鲍勃·迪伦或许有点希望望其项背。——这位神秘词作者,是明代三大才子之一:杨慎。

 

 

历史上公认的明代三大才子:杨慎、解缙、徐渭。

当时江南四大才子之首唐伯虎,尽管能诗会画,倜傥风流,但论起博闻强识,还是要输给这三位更为渊博的大咖。(唐伯虎黑人问号脸:What?欺负我书读得少?)

从落款来看,这幅写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的书法作品出自唐伯虎之手

相传,杨慎7岁背熟了唐诗,11岁作诗就像模像样了;

12岁学《易经》,不到一个月就背得一字不漏了;

遍览古籍,应试的大块文章也能写得漂亮;

13岁,杨慎跟随他当大官的老爸进京,赋诗作文,名动京城,年纪轻轻就中了状元。

由于无书不读,在那个没有网络搜索的年代,博学的杨慎就是“人肉搜索引擎”“行走的百科全书”一般的神级存在,涉猎范围遍及天文、地理、文学、医学、金石、书画、民俗、音律,等等等等。关于杨慎的无所不知,有两个著名的小段子:

上至天文——正德皇帝对星宿名“注张/汪张”有疑问,派人到翰林院问,诸学者中唯有杨慎引经据典,侃侃而谈,说“注张”和“汪张”指的都是二十八宿中的柳星。

远至帝国版图偏远地带——湖广少数民族的土官进贡,称自己是“水尽源通达平长官司”,大家普遍认为“水尽源通达平”是“水尽、源通、达平”三个地名,杨慎则取《大明官制》为证,指出这是一个6个字的地名。

……

可惜当时没有《最强大脑》这种真人秀节目,我们无缘亲眼一睹才子风采。

 

 

作为一朝才子,杨慎著述等身。专家统计,杨慎总计留下诗词曲3132首,跨学科杂著上百种。也许是因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光芒太盛,以致于世人常常忘记了他的其他成就。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起句波澜壮阔,意境之高远,与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跨时空遥相呼应——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东坡亦是四川人。常常想,如果他们生在同一时代,会有怎样的知己情谊,该是如何地惺惺相惜啊!

从上半阙的壮阔,到下半阕的通达,才华当然是前提,但若不是历遍是非成败、秋月春风、跌宕人生,哪里写得出如斯佳句——

杨慎出生于显赫的官宦世家,从他的曾祖父起,一门世代为官。

杨慎的父亲杨廷和先后经历了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朝,官至内阁首辅,活脱脱是古代戏文里唱的“三朝元老”,正德皇帝朱厚照死后没有后嗣,从明武宗近支的宗藩中挑选出一位继承人的重任落到杨廷和身上,是杨廷和选中了朱厚照的堂弟朱厚熜,让他回京继位。

当然,历史上的“拥王者”鲜少有好下场,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嘉靖登基才几天,龙椅还没坐热,就因为以孝为名追封亲生父亲的事情闹出了一场“大礼议”——皇帝一心一意要追封生父,让生前没福分当皇帝的父亲沾沾亲生儿子的光,享受死后尊荣。皇帝对臣子们威逼利诱,甚至还撂挑子以“奉母归藩”相威胁,也就是说不再留京为帝了,你们爱让谁当找谁去。朝臣一时分为两派,以杨廷和为首的官员坚守立场,不肯纵容皇帝的任性,还坚决抨击逢迎皇帝的一派。可是胳膊肘怎么拗不过大腿呢?

三朝元老VS新君,结果毫无悬念:新君胜——杨廷和心灰意冷,告老还乡。

“端做闲官,只守闲官。”这是杨廷和从新都写往京城的书信中对儿子的劝诫,但杨慎继承了乃父的端直不阿,居然和两百多位官员一起去哭谏、撞门,把嘉靖皇帝气得一口气抓了134个人不说,还当场杖毙16人,吃了两顿廷杖还没有被打死的杨慎被削籍为民,流放当时十分偏僻的云南。

三十六七、正值大好壮年的杨慎,带着两次杖伤,艰难地踏上了贬谪之途。大概他自己也没想到,天子的“永远充军烟瘴”指的真的是“永远”……

在远疆等待这位京城名士的是“江花江草每年同,君不见,憔悴已成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满腹才华、生平抱负,均付与空山委路尘,“千里有家归未得,可怜长作滇南人”。

至死,他都没有等到皇帝的赦免。

讽刺的是,流放云南的大半辈子是杨慎治学成果最丰的时期,后来他自己感叹:

如果不是生在官宦世家,我哪里有机会看到皇城中那么多珍贵书籍?

如果我不是个嗜书如命的人,读了这些书后,如何能让学问都跑到我的肚子里?

可如果不是被拘役在这种荒凉地方,即使我能看到珍本并把书吃透,可能也没有时间写出这么多作品。

(注:原句为“慎苟非生执政之家,安得遍发皇史宬诸秘阁之藏;既得之,苟非生有嗜书癖,亦安从笥吾腹;既兼有是,苟非投诸穷裔荒徼,亦不暇也。”)

——能够心平气和说出这样一番话的杨慎,自然是已经历遍穷通荣达、是非成败,在人生境界上达到了“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高度。

>>>世人说杨慎

《明史》:“明世记诵之博,著作之富,推慎为第一。”

明代学人袁宏道:自古以来“胸中有万卷书”的人十分少见,自王安石、苏轼以来的300多年间,只有杨慎、李贽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明代学人李贽:杨慎文备众体、诸体皆长。李谪仙(李白)、苏坡仙(苏轼)、杨戍仙(杨慎)可谓流光百世的蜀中三杰。

清代学人王夫之:杨慎的诗是“三百年来最上乘”,杨慎为“千古第一诗人”。

清代学人纪晓岚:杨慎的诗“含吐六朝”,在宗唐复古的明诗中别具一格:“盖多见古书,薰蒸沉浸,吐属自无鄙俚。”

近代学人陈寅恪:“杨用修为人,才高学博,有明一代,罕有其比。”

>>>才子有情诗

初踏上贬谪之途的杨慎,念及远走云南道路崎岖,山川险恶,力劝妻子黄娥回新都老家去代他尽孝,侍奉老父老母。临别前,依依不舍写了一阕《临江仙》:

楚塞巴山横渡口,行人莫上高楼。

征骖去棹两悠悠,相看临远水,独自上孤舟。

却羡多情沙上鸟,双飞双宿何洲?

今宵明月为谁留?团圆清影好,偏照别离愁。

 

 

杨慎的故居,现在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成都的新都区,历经明、清及近现代,杨升庵祠及其所在桂湖现有楼台亭阁等古迹20余处,基本保存了清道光十九年的建筑和布局,遍种荷桂,夏观荷、秋赏桂的民俗据说就是从杨慎开始。

除了升庵桂湖,今日的新都还有升庵中街、升庵西街,还有升庵中学、状元街、娃娃堰、杨公桥等,都是纪念这位名动大明王朝的第一渊博才子。

杨慎故居——升庵桂湖 新都区委宣传部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