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期

指尖技艺---揭秘“富贵”鸟笼产业

  你可能想不到,小小鸟笼售价从千元到几十万余元,甚至百万余元不等,鸟笼产业可以为一个镇带来5000万的年产值。郫都区古城镇便是这么一个“鸟笼之乡”,镇上主要的鸟笼匠人出自一个叫指路村的村庄。古城镇为推动产业规模,已引入相关公司,承接鸟笼产品的包装、推介和营销。

105期

走近德昌傈僳族传统婚俗

    德昌县傈僳族举办婚礼,大多数集中在农历腊月至次年二月间,最迟不超过三月。春节过后的正月廿五,德昌南山傈僳乡小南山村张小芳和南山幼山村吉泽荣举行了一场传统的傈僳族婚礼。记者随同当地颇有名气的傈僳族婚庆人贺正和他的岳父一道,见证了这一独特的婚俗。德昌县南山傈僳族乡小南山村四林坪,傈僳族聚居区,新娘张小芳的家就在这里。

104期

解救失联共享单车的城市猎人

    “猎人”属性: 虎子,央企员工,成都“猎人”中的No.1。“刘眼镜” 刘祎 华侨城欢乐谷职员,去年12月底加入猎人行列。 2016年底,共享单车在一夜间火遍成都,成为这个城市里随处可见的交通工具。而“单车猎人”这一志愿行为,却鲜有为人知。

103期

建筑业学霸到钢管舞女神

   闫紫薇,英文名字:Vivien,上海人,拥有九头身,六块腹肌,浑身散发着自信与美丽,同时也是个学霸。从小学习绘画,为了梦想奔赴米兰学习建筑设计,目前在成都经营着一家钢管舞工作室。赵雷的一首《成都》唱红了大江南北,似乎所有人都对成都“小酒馆”和“玉林西路”很熟悉,但是对于在成都生活了两年的上海女孩Vivien来说,她最熟悉的却是机场到工作室的路。

102期

贫困村成了幸福美丽新村

   一早从西昌出发,开车经过螺髻山镇,太阳才刚刚升起。沿着平坦的山路,靠窗微闭的双眼,试着去感受阳光带来的阵阵暖意,翻过一道梁子前方就是普格县特补乡特补乃乌村,时间不过也就一个小时左右。特补乡特补乃乌村地处狭长山沟里,汽车在村子里的一处在建工地前停了下来,蓝色的屋瓦配以蓝灰色的外墙,屋檐涂以彝红勾勒,一座座新居房屋外是开垦整齐的梯田。蓝天下,这一宁静的色调让这个彝家新村极具和谐。

101期

“闷葫芦”的人大代表

   联系好陈婧,说随时来,都在医院。到了医院住院部心血内科,护士站内的陈婧正忙着接电话,见我到了,就微笑着挥手示意了一下,手上的电话也没放下。认识陈婧是在2013年的省人民代表大会上,那是她第一次参加两会。

100期

人大代表 嘎泥早

   在四川省人民代表中,来自绵阳平武县的人大代表白马藏族嘎泥早,因其靓丽的外形以及身着很有特色的白马藏族传统服饰,远远地就能看见其头戴的羊毡帽上三支白色羽毛,而在每年的人大会上都会成为摄影记者的焦点。

99期

2016 年度影像拾忆

   即将过去的2016年不过是一个时间的符号,不管这一年你经历过什么,随着时间的流逝,你的记忆终究会渐渐模糊。透过镜头,唯有成千上万的影像与时间相伴,万中拾忆的画面只能是记忆中的点滴。不说再见,只是小结,整理思绪明日继续在路上。

98期

都市新移民的农耕情节

   清晨,阳光在这个多雾的季节映在脸上也没啥暖意,江安河在银海湾小区大门前拐了一道弯,河堤下潺潺东流的河水,两只白颤儿在水中卵石上跳跃、追逐着很快消失在对岸草丛里。城市的扩张已慢慢让边缘的江安河也像府河、南河一样成了流经成都城区的最大支流,江安河在凤凰桥和江安桥之间,长不足两公里的河段,两岸已变成了“河居生活”的范本,建好的一侧草坪、棕树、绿道、凉亭,河畔生活已成雏形,安家落户的新居民也逐渐增多,不时还看见拧着塑料瓶、拖着购物车的大爷、大妈们在绿道上漫步。

97期

千年古羌寨的时光印象

    出阿坝州汶川县城往理县方向,沿着扎谷河行驶约两公里,从右边分岔小道直接上山。兴许是午后的原因,一路上很少看见有车辆下行,想来也是幸好没车下来,真要有车的话,在山路上要找一个汇车的地方都很困难。沿着山腰绕过几道弯,山路盘旋上升,走了约两个小时到了坐落在岷江支流杂谷脑河东岸的汶川县克枯乡木上古羌寨,在远处眺望,泥土和石块堆砌建成的羌碉、羌楼与身后的大山融为一体,好似一幅大自然的天然壁画。整个村寨这里海拔约2500米,由于这里与河谷垂直落差1200多米,所以山路陡峭、蜿蜒盘旋,通村的水泥路也是2015年才修好,交通极为不便。

96期

向老红军致敬!

    1934年10月到1936年10月,历时两年的红军长征,成为震惊世界的壮举。80年前,他们青春年少,在红军长征的征途中,跟随部队爬雪山、过草地,在战火中成长。在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纪念之际,采访老红军给了我太多的震撼和教育,当年红军走过的雪山、草地,如今也正迈开大步奔小康。

更多>>